古建筑修复精湛的木匠难找,古建修复越来越难
公共建筑
古建筑修复精湛的木匠难找,古建修复越来越难...
永靖县白塔木匠“古建筑修复技艺”闻名陇上,蜚声全国,建造和维修了拉卜楞寺大经堂、天水伏羲庙、敦煌大佛阁、白塔山“四库全书”文溯阁、会宁会师楼、青海塔尔寺等古建筑,是全省唯一入选“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”的项目。
 
白塔木匠所掌握的古建筑修复技艺,也和经他们双手所修建出来的古建文物一样,成为了国宝级的文化遗产
 
走访过数以百计的古建筑,它们有的隐匿山林,早已残破不堪,被世人遗忘,有的经过修缮,仍历久弥新。
 
每每游走其中,都会感叹工匠们的智慧与精湛的工艺,经历千年百年,世人仍可一睹其厚重与沉淀。
 
古代建筑多是以木质架构为主,岁月洗礼,难免有所损耗。那么,它们是如何保持千百年如一日呢?早先的工匠们早已随着历史远去,现在它们又是在谁的手中焕发着光彩?
 
就在临夏回族自治州的永靖县,有着一批世代相传的木匠工艺大师。他们所掌握的古建筑修复工艺,早在2014年就成为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。
 
说到永靖县,人们最为耳熟能详的是刘家峡水库和炳灵寺石窟。这个与兰州市接壤,相距兰州市区仅70公里的永靖县,不仅仅只是一座坐拥黄河三峡的重点移民县。
 
千百年来,甘、青、宁、新、川、陕、藏、蒙等地人们已经形成“非白塔木匠不建,非热贡画师不画”的思维成见,大西北凡是名刹古建,无不为白塔掌尺所建。如,青海塔尔寺、四川拉茂寺、新疆督统署;甘肃五泉山的一些寺观、拉卜楞寺等,千百年幸存下来的都成了省级、国家级文物。
 
这些名刹古建的修建与修复,都离不开掌握绝妙技艺的工匠大师。这些技艺大多都是通过家族亲缘世代相传,根据家谱能够清理出来,传承6代以上的有12家,传承7代以上的有10家。而正是已经有了6代以上传承的12家族,也成为了这一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12位传承人。
 
白塔出木匠,白塔是个地名。永靖白塔寺川,因在刘家峡库区内有一座白塔而得名,属黄河北岸,俗称河州北乡。1968年,刘家峡水库蓄水,原白塔寺川百姓被迁至现今的三塬、岘塬、盐锅峡、西河等乡镇。
 
此后的历朝历代,在永靖这块土地之上,人们南来北往,各民族在这里交汇融合,时而归属中原,时而又被北方少数民族并入。
 
历史演变,这里逐渐就形成了由汉、藏、回、东乡、保安、撒拉等多民族聚集的地方。多民族聚集,就使得这里的人情风物呈现出多元化的特征,各民族的特色都得到了体现。这也就为民间的手工艺人们提供了多元的、底蕴丰厚的艺术技艺的土壤。
 
永靖当地本没有木材,但却有数不清的优秀木匠。这其中多是因为历代王朝对西部少数民族采取怀柔羁縻政策、鼓励倡兴宗教,元以后,掀起了兴修清真寺和佛教寺院的热潮。另外,西北民族杂居,战争不断。战争中各种建筑首当其冲受到破坏,往往出现建了毁,毁了建的恶性循环现象。故此,白塔木匠的修建从未间断过,同时,在客观上为摆脱“营造法式”的束缚,尽情发挥艺术想象,施展聪明才智提供了自由的舞台。能修建宫式、藏式、回式、回汉结合式、藏汉结合式等,并在此基础上有独特的风格创造。
 
凡是做木匠的,各家都把鲁班认作祖师爷,供着他的牌位。白塔当地之所以出木匠,民间还流传着一个故事。相传当年鲁班修建完炳灵寺,路过这里时,将一把斧子遗落在此处,自此,这里便开始有了祖传的木工手艺人代代相传,最为繁盛的时期是清乾隆之后,人数可达千人之上。
 
技艺的传承主要是靠家族亲缘,古建筑的修复,也是同理。往往一处古建,可能是由这一家的祖上所建,当地百姓便认可他们的技艺与品德,在若干年之后修缮的时候,还是会选择当初修建了的工匠家族后辈来完成。